【蘇越/生賀】生與息 短篇一發完

※我沒有報復社會,太久沒浮上水面了所以來換換氣,順便祝大王1121生日快樂>////<


那年看見千殤捧著孤劍焚寂離去時,陵越自己心中就有了答案。但為何一次又一次的三年,他仍然守在天墉城碑前整日,等待那個未歸之人呢?


要説為什麼,也沒什麼。因為他已經答應要等他了呀!他不會違背自己許下的諾言。


冬去春來,涼風吹入竹盧,帶來初芽的氣息,陵越盤坐於榻上,只是無奈一笑。


有多久了呢?等到他收下一個與故人面貌相似的弟子,等到他白髮蒼蒼,他仍然懷揣著這份微小的執著。


夏荷映日,枯荷聽雨,萬物生發自有因緣,然...

【峰霆衍生/邪啟】迴夢(七)end

※內有對於青銅門的私設,請不要認真,看過就好。

※又是爆字數的完結


7


一夜過去,東方初綻魚肚白,吳邪思來想去,才終於理出些頭緒。


他不傻,只是相較於張啟山,終究還是慢了半拍。


在第一次張啟山警告他的時候,就已經知道窮奇紋身會對他造成某些影響,本來兩人以為只要窮奇不出,就不至於發生什麼大事,卻沒想那窮奇如此失控,竟能趁張啟山夜寐時迷惑他,更可怕的是他一點抵抗力也沒有,只能任其擺佈。


才短短幾天,吳邪連兩次發生這樣不可控的狀況,張啟山哪能等閒視之?那兇物似乎對他勢在必得,吳邪細思心中發毛,若是真觸上了窮奇,說不准他連...

【峰霆衍生/邪啟】迴夢(六)

6


吳邪呆坐在地,眼前不再是猙獰的窮奇圖騰,而是張啟山坐在床上,手上拿著方才砸他臉上的兇器。


張啟山冷著臉道:「醒了沒?」


「醒了。」吳邪打了個冷顫,若他沒即時回答,恐怕那凶器還會再招呼他第二次。


將手上枕頭放回原處,再整整自己的睡袍,張啟山過程一句話也沒說,吳邪便是坐在地上不敢亂動。張啟山那逼人的氣勢壓得人喘不過氣,原來之前都是收斂過的,也難怪他身負兇物,卻還能鎮壓得住。


而後張啟山視線重新回到吳邪身上,那雙銳眼如鷹,吳邪覺得自己就像是被盯上的獵物。


「你怎麼回事?」沉默許久,張啟山才...

【峰霆衍生/邪啟】迴夢(五)

5


隔日天還濛濛亮,張啟山已經整好裝與副官前往車站,想當然吳邪也是得跟著去的,誰讓他只能離張啟山五步呢?


鬼車果真如同爺爺筆記中所載,是一輛無人駕駛的火車,編號076,為日本人所有,出入口全被鐵皮封死,但是原本於他而言是如故事般的鬼車真實擺在眼前,吳邪的心情是既興奮又複雜的。


沒有意外地同張啟山進入鬼車觀賞一回,實際體驗了爺爺筆記中沒有詳細記載的部分,親身走一遭果然比文字描述更震撼啊!


接近最後一個車廂時,副官找來兩副防毒面具,本來張啟山不戴,要讓給副官跟齊鐵嘴,後者逞能說自己也不戴,結果張啟山接著說自己和副官戴時,吳邪忍...

自古藍紅出cp!
不管不管~~~~我眼睛看到的就是這樣(x
不過腹黑穿黑的好像也很有道理(?


又被炸出來了(艸)


我不管我不管我心中的圖就是這樣_(:з」∠)_


碰在一起才是king的浪漫(x)


一前一後的,後面那個請毫不猶豫的上了吧(被拖走

【蘇越/短篇】相依為命

他在雪白的世界中醒來時,什麼都忘了,只剩一顆白淨的銅鈴還緊緊攢在手中。


為什麼如此寶貝這顆銅鈴,他也不知道,只是深怕不小心弄丟了,就再也找不回來。


他站起身,雪白的世界中看不見盡頭,他不知道這裡是哪裡,不知道自己是誰,只是下意識邁開步伐,在無邊的雪白中緩緩前行。


到底要走去哪裡,自己又在追尋著什麼,他不知道。茫然無目的,飄零如浮萍,他不覺得累,亦不覺得無聊,只是一直執拗地往前走,彷彿這樣就能找到一切問題的答案。


時間在這個雪白世界彷彿是凝滯的,然而他並未止步,雖然什麼都感覺不到,唯獨手上銅鈴的觸感那樣清晰而真實。...


因為親人生病了所以一直沒時間更新,不是棄坑也不是爬牆...跟大家說一下😰什麼時候能再開我也不曉得,先跟大家說聲抱歉😰

又一年

啊,不知不覺又寫了一年,今年真的很偷懶,更文速度幾乎跟姨媽的速度一樣(被打),還有多少人願意來我這裡逛一逛呢?


雖然比不上大手,但我也是很認真的在產文編故事,我知道人們來來去去,願意停下來看的人,實是我們有緣份,有人閱讀,我就很開心。


只是熱度一直都不高,想要知道原因比方說,是因為繁體字難閱讀呢?還是故事太無聊呢?還是我太話癆了寫太多廢話XD?總之一年的結束,希望大家可以給我一個回饋~


預祝大家新年快樂~魔魔噠!


預告接下來會繼續更邪啟,就醬~


【蘇越】滿月 - 短篇一發完

※本來是要在超級滿月那天發的結果根本寫不完…就這樣拖到年底了哈(被打)

※碼字急,如果有不順暢的地方還請多包涵。人物有點崩,不在意的再繼續往下看吧~


從小百里屠蘇就對月亮感到憧憬,不只是因為那皎潔於黑暗中的光芒沉靜而溫潤,更多的是那個踏著月光而來的人。


第一次他在百里屠蘇面前現身時,百里屠蘇只有六歲,因為睡不著所以一個人在無人的後院玩耍,百里屠蘇下意識出聲喊了「神仙姐姐」,令他忍俊不禁,展顏輕笑宛若月下突然綻開的曇花,美好而高潔。


他說他不是女子,也不是神仙,百里屠蘇半信半疑,問他是誰,他想了想,要百里屠蘇叫他師兄...

1 / 24

© 萬籟俱寂 | Powered by LOFTER